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水楼影画

Art is long and time is fleeti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史记恶政列传之拆迁评传  

2010-10-16 10:34:16|  分类: 老饕餮新史记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朝四十一年迩来,(1990),举凡大都小邑,城乡僻壤,无不络绎而兴拆迁之风也。毁老宅于旧地,驱原住于郊野,凡弃毁之区,或人烟稠密之闹市,或百年旺铺之基业,或前朝大族之佳构。小民于斯偷生,后代赖此苟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忽一日,当局涂垩白之大圈,内围斗大之拆字,形如壁上盖印,仿佛家产查封,以国是晓谕于前,算银两小补于中,限时刻驱赶于后,继之以铁甲巨爪隆隆然,大锤锹镐砰砰然,砖瓦梁木灰飞烟灭,王谢堂前燕惊狗走。未及年余,有高广巨厦倚天,有通衢大道横贯,广厦迎来锦袍之客,大道飞驰玉带之车。当此时也,报章惊叹旧貌已变新颜;吏员弹冠风流还看今朝——此之谓拆迁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朝五十年以降,拆迁之风犹烈于昔日,则草民之拒迁亦随其烈,商贾并官吏不谋而合,良民共刁顽铜墙铁壁,上焉者必欲巧取豪夺,下焉者必得物当所值,拆迁之战于是乎起,东西南北伐战不休,甚焉者命案频发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四年(2003),湘中嘉禾。商贾觊觎黄金佳壤,当局谋求绩效双收,乃迫令千余户远徙,草民等识破其谋,不为所动。当局大愤,出狰狞之辞曰“谁何坏我一时,我必坏其一生”,凡供职有司之属,胁迫其导诱九族以顺迁,不然者扣薪除职;百姓辈不然者视为盗贼,饬警员等抓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四年,豫省许昌当局动用警吏并巨甲机械,两句钟之内毁弃房屋多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四年,京师海淀大刚者,夜半匪类破门,蒙眼捆绑,丢弃远郊,踉跄返回时,家宅已成瓦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四年,安徽青阳人朱正亮者,于京师自焚未遂,乃因不愤于地方拆迁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五年,沪上商贾逼迁,竟尔夜半纵火,朱永康父母竟遭火焚,惨死月黑风高之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五年,冀中定州绳油村村民拒迁,于夜半突遭蒙面匪类砍杀,六人毙命,百余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五年,粤省从化吏员并衙门捕快千余人,于凌晨突袭拆迁户,破门抓捕,水枪喷射跪地老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五年,南京翁彪者自焚,不愤于拆迁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诸如此类,难记其胜也乎哉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论者谓:城乡拆迁,大势必然,虽民怨多有,无非刁民鼓噪,待价而沽,必欲物超所值而后已。余则谓:不然。所谓拆迁,拆于前而迁于后,如此则本末倒置者也;未及迁而拆毁,千古未闻;刁民者或有之,然则刁民之刁,商贾并吏员使使者也;所谓待价而沽,则奸商吏员沽于前,草民黔首沽于后;所谓物超所值,商贾吏员等不惜血刃而博,无乃乎此耶?拆迁之恶,民之痛,官之利,商之财,亦国之耻,祸之根也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幸哉!朝野不忍,惧祸之速,乃严令苛政之不再,此则亡羊补牢,尤为未晚乎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为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