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水楼影画

Art is long and time is fleeti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致金庸书  

2010-10-16 15:49:04|  分类: 老饕餮新史记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   国朝作协乃痈疮烂溃之所,其内则寄生蛆虫蠕蠕,其外则声名狼藉滚滚,而公不计,苍髯而入,皓首谄媚,作协抚掌窃笑,江湖顿足切齿。金大侠挥刀自宫,步成龙之后,则丹陛又添一老奴也,公之哀,公之耻,甚矣,金公。
  
   公也曾旷世独立,乃香江之绝世英雄。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恩怨情仇,豪杰何曾媚官府?江湖行走,壮士从来独饮杯。大侠之上无大侠,金庸之后乃全庸。未料公收山之后,怀抱美人而朝北,拄杖紫禁而跪拜。宣谕台糟践之作,公赐一文而赏之;江浙太学盗公名,公受其荣而趋之;斧削大作以适履,颤巍老身过剑桥,诸如此类,公之苍髯行状也乎哉!
  
   公其听者!引公入其彀者,岳不群之辈也;赐公以黄马褂者,李莲英者流也;而斥公之老而不端者,其爱公者也。而公不察,施施然、悻悻然、昏昏然、愦愦然,是和氏之璧坠地碎,出泥之莲切根萎,壮烈之士软双膝者,公之写真者也。公之不幸,何如古龙君之早夭乎?
   呜呼哀哉!金庸已死,而公尚苟活,悼金庸而寿金公,宜也,夫复何言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